« 上一篇下一篇 »

一切似乎真的有了转机

。独行侠用4号签选中了贾马尔-马什本。

1993-94赛季,独行侠比去年多赢了两场球,依然在西部垫底,不过杰克逊和马什本的组合初显威力,两人场均都能得到19.2分。

1994年选秀大会上,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基德在第二顺位被独行侠挑中。由于三个人的名字首字母都是J,他们被称为达拉斯的“3J组合”。当时的独行侠球迷都很期待,三个天赋异禀的年轻人凑在一起,达拉斯是否可以就此摆脱鱼腩的形象,向季后赛乃至总决赛发起冲击了呢?

1994-95赛季,达拉斯3J在一起的第一年,一切似乎真的有了转机。开季的前6场比赛,独行侠取得了4胜2负的战绩,而在1992-93赛季,他们打到赛季的第61场比赛,才拿到第4场胜利。

最终,他们三人凑在一起的第一个赛季,独行侠获得了36胜46负的战绩,整整比前一年多赢了23场球。虽然独行侠依然没有打进季后赛,但达拉斯的球迷都很兴奋,因为他们相信这三个年轻人会给这座城市带来一个美好的未来。

从三个人的表现来看,确实如此。基德在新秀赛季拿下场均11.7分5.4篮板7.7助攻,整个赛季贡献了4次三双,是那一年全联盟的三双王。赛季结束后,基德和活塞的格兰特-希尔分享了年度最佳新人的荣誉。

杰克逊和马什本组成了当时联盟火力最强的二人组之一,杰克逊场均贡献25.7分,马什本场均贡献24.1分,两人在那个赛季里都有过单场50+得分的表现。一个场均能轰下61.5分的三人组,即便是放在当今这个联盟,也是不容小觑的一股力量。

场上自私关系闹僵

。拥有兄弟降低女性平均受教育年限约0.5年。不过,性别歧视对女性教育获得的损害主要发生在的农村地区,这主要是因为城市家庭大部分是独生子女家庭,而且城市家庭收入较高,不需要在重点培养男孩还是女孩问题上做出抉择。基于严谨的实证分析结果,该研究得出了人力资本投资中的性别偏好在中国并未消失的结论。

该研究还展示了数量与质量之间的权衡(tradeoff),比如图3清晰地展示了兄弟姐妹数量与个体平均受教育年限之间的负向关系。研究的实证分析也进一步证实了兄弟姐妹数量的增加减少了个体的平均受教育年限。
图3 兄弟姐妹数量与个体平均受教育年限之间的关系
自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孩子”独生子女计划生育政策以来,家庭兄弟姐妹的数量急剧减少,图4展示了从1950年到1990年代初家庭养育规模的缩小。这表明,改革开放以来,计划生育的确实现了减少家庭人口数量的目标。该研究的实证分析进一步表明一个女性的受教育程度与其兄弟姐妹的个数显著负相关,并且兄弟姐妹数量对农村家庭中的女性教育获得影响更大。
图4 1950-1990中国家庭规模变化图
由于计划生育减少了可以生育的数量,这既降低了一个女性的兄弟姐妹个数又减少了拥有兄弟的可能性。因此,计划生育事实上减少了人力资本投资中的性别歧视,促进女性更平等地获得受教育的机会。
计划生育政策的调整是应对人口结构老龄化的重要举措